adc影库永久地址

回到海龙小区的别墅,已经是晚上8点多,庞小南进了厨房,打开冰箱取出药材,为王议员熬了一碗药。庞小南想起今天王议员已经出院回家了,于是端着那碗新鲜出炉的药汤就往008号别墅走去。

高大的椰子树,昏暗的路灯,把小区的道路衬托的格外静谧,庞小南走到008号别墅的门外,按响了门铃。

等了好久,一个丰腴的少妇出来开了门,一脸和蔼的问庞小南:“你找谁?”

庞小南怔了一下,说:“王议员在家吗?”

“在的,请问你找他有事吗?”少妇穿着一件黑色的镂空的连衣裙,那隐隐约约的丰满身材,在别墅内射出的金黄色灯光映衬下,显得特别华贵。

庞小南抬了抬手中的那碗药,说:“我来给他送药的。”

少妇眼睛亮了起来,恍然大悟道:“哦,你是庞小南吧?快请进。”

少妇把门打开,让出一个人的身位,做了个请的动作,庞小南就进了008号别墅。这是一栋装修特别豪华的别墅,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那大厅里的水晶灯流光溢彩,就像点缀在空中的点点繁星。那白色的真皮沙发,年代有些久远,上面的皮纹很深刻,就像是刻在脸面上的长久岁月。

“王议员在二楼的书房,请跟我来。”少妇在前面带路,庞小南看着她左摇右摆的绰约身姿,心想王议员真会享福。

“小南来了,快进来。”王议员显然没想到庞小南这个时候来了家里,他在书房看书,见庞小南进来,连忙起身相迎。

少妇轻轻的带上了书房的门,庞小南走到书桌前,把药放到了桌上。“这个女人是你什么人?老牛吃嫩草?”庞小南一手撑着桌子,两眼露出玩味的笑意。

王议员哈哈一笑,说:“你想哪里去了,她是我的管家,小梅。我一把年纪了,别说是嫩草,就是喝口水,我也得悠着点是吗?”

紫粉色连衣裙青春美女外拍

“管家?”庞小南坐到了书桌前的皮椅上,怀疑的说:“管家你选个这么漂亮的少妇子?天天这么看着就没想法吗?”

王议员端起药,闻了一下,说:“这药真香,我吃了那么多药,从来没吃过你这么好吃的药,都能媲美饮料了。”

“别打岔,小梅真是你的管家吗?”庞小南对自己熬的药信心十足,那是他用十几种名贵药材配合灵力所制作,在配药的时候特意考虑了口感的搭配,良药苦口在他这里是不存在的,良药就该可口。

“真的是管家,”王议员放下了药,认真的解释道,“谁说管家就该是糟老头子的,我本来就是个糟老头子,一个人住在这别墅里,为了生活不那么单调,找个秀色可餐的管家不过分吧?再说了,女人的心思比较细腻,能更好的安排我的生活。”

“你跟小梅就没那什么?”庞小南两手握着一开一合,寓意那古老的运动。

“嗨!”王议员手一挥,说,“你的思想能不能健康一点?我这么大年纪,早对那事没想法了。所谓秀色可餐,也就是看在眼里的那点舒服。我啊,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不像你,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少来这套,”庞小南也不是没有人生经验的主,“看美女当然是美女,小梅确实不错。把药喝了,温热的效果最好。”

王议员把碗端起来一饮而尽,喝完抹了下嘴巴说:“好喝!”

庞小南哼了一声,说:“你知道这一碗多少钱吗?”那十几样命贵药材的价格,足够吃一顿满汉席了。

王议员把碗一放,说:“谈钱做什么,钱就是花的,何况是治病救命的钱。”

庞小南环视了一眼书房,这是一个古香古色的环境,四周的墙壁部嵌入了实木做的书架,书架里是满满当当的各类书籍,整个房间,也就窗户那里没有书的点缀。书房的中间,就是一张书桌和两张椅子。

“你很爱看书啊。”庞小南有些感慨道,他也喜欢看书,但是却挤不出时间来,平常要花太多的时间练功。

“我啊,就剩这点爱好了。”王议员翻了一下书桌上那本《南国演义》,“看书让我沉静,让我有时间思考人生,在这里,我能感受到心境的平和。”

“不打扰你看书了,”庞小南挥挥手,向书房的门口走去,“早点休息吧,以后我就不给你送药了,让小梅到我那取吧……哦,不,还是我给你送过来吧,顺便,我也看看你这的书,活到老学到老,我要向你学习。对了,我要参加一场比赛,比完赛我们去赌石大会看看。”

三天后,东力军校综合格斗大赛正式开始。

赛前,庞小南反复叮嘱李东说:“你要是打不赢,就用阴招,怎么阴怎么来。”庞小南跟李东分析了王刚强告诉他的那些道理,要打赢名门正派的武林高手,以李东的实力,必须使用些小动作。李东攥紧了拳头,点点头说:“好!为了冠军,拼了!”

“你会阴招吗?”庞小南有些怀疑李东的实力。李东哈哈一笑,说:“你以为我们在街头打架斗狠用的是什么招?放心吧,猴子偷桃、插眼珠、回首掏、扯耳朵,你能想到的阴招,我部实战过。”

比赛设在了东力军校的篮球馆,能容纳1000多人的篮球馆里座无虚席,是来看热闹的师生,竟然还有电视台的摄像机在走动,几台摄像机对着篮球馆中央那个巨大的擂台,一个美女主持人对着其中一个镜头说:“观众朋友们,这里是华海电视台体育频道为你程直播的东力军校综合格斗大赛,本次比赛创纪录的有48名选手报名参赛,是东力军校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比赛。48名选手中,有多名武学世家的子弟,其中就有东岳派的李易斯,他在去年曾夺得世界综合格斗大赛的青少年组冠军,实力十分强悍……”

看台上,有巨大的横幅,其中一条写着“李易斯,我爱你”。庞小南和李东同时走进篮球馆,庞小南指了指看台,示意李东看过去,说:“这李易斯这么快就有粉丝了?看来你的对手不止是他,还有他的后援团哦。”

篮球馆里挤满了人,量子力学系也来了不少同学,当他们看到庞小南和李东一起出现在了选手席,都惊讶万分。“快看,是庞小南诶,他竟然报名参赛了!”“是啊,就他那小身板,也敢上去比赛。”“你们乱说什么,有本事你们也报名上去啊!”“对啊,至少庞小南还有胆子报名,你们就会说风凉话。”

总之,同学们有看扁庞小南的,也有支持庞小南的,但支持的同学们心里知道,庞小南也就是勇气可嘉,真要上场比赛,只怕是凶多吉少。

按照学校组委会的安排,首轮24场淘汰赛1天比完,24组选手轮番上场,在篮球馆中央的那个擂台一决高下。擂台没有栏杆,只要选手被打下擂台,就算是输。除了这个规则,只要比赛一方主动向场上裁判示意认输,比赛也就终止。

擂台上的裁判,不会干涉比赛双方的打斗,除非在判断某一方有生命危险时,才会出手制止比赛,相当于压场,保证不发生安事故。

比赛的分组情况在篮球馆上方的电子屏滚动显示,庞小南看到他对阵的选手名叫富尔康泰,他顺便看了他们班3名种子选手的对阵情形,李东对上的是威尔金斯,张萍对上的是吉克亚男。

庞小南和李东坐在一起,他用手肘怼了怼李东,说:“你的对手应该是维多利族的。”李东点点头,有些紧张,说:“维多利族的男子从小习武,现在还保留了去山里徒手捕猎的习俗,只怕难搞哦。”李东是第一次参加正规比赛,首轮对上的又是尚武的对手,自然有些坐立难安。

庞小南瞥了李东一眼,看到他小腿直抖,说:“不要紧张,李易斯才是你的对手,前面的这些对手只是你成功路上的垫脚石。”

“对哦,”李东一下放松了,把盯着擂台的眼光收回来看向庞小南,说,“你这么一说,我才摆正了态度,没错,我是要和李易斯决战的男人,前面这些都是纸老虎!”

“李易斯,我爱你!李易斯,我爱你!……”传说中的李易斯进场了,观众席爆发出热烈的嘈杂声音。庞小南朝李易斯看去,这是一个帅呆了的男人,用男性的目光看都觉得帅的那种。他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小辫子,浓眉大眼,轮廓分明,既有东方大陆男人的那种飘逸,又有西方海岸线男人的那种潇洒,典型的混血模样。

李易斯穿着一身白色的正装,上身衬衫下身直筒裤,脚蹬白色旅游鞋,一进场就朝观众席频频挥手致意,露出迷人的笑容,令到观众席里的那些迷妹更加疯狂了。

“靠,还有天理吗?”李东忿忿不平的捏紧了拳头,眼睛直直的望着李易斯,“功夫好就算了,还长的这么帅!”

庞小南在他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说:“家里还有钱哦。像他们这些武学世家,外面都有大把的产业,人家以后不用干活就能吃香喝辣了。”

“哎,人比人得气死人啊。”李东松了劲,身子一下软了下来,沮丧的靠在椅子上。

“不过,”庞小南鼓励的看着李东说:“要是你能打赢他,那岂不是扬眉吐气?”

“对哦。”李东又重新振作了起来。

分组情况是学校组委会随机选择,庞小南又看了一眼大屏幕,出场顺序的安排上,张萍是第三位,李东排在第七位,他自己是21位。

“各位观众,东力军校综合格斗大赛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美女记者在场边播报实时消息。

“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主席台上,组委会主席兼东力军校校长马布里兰中将通过话筒把这个指令传达,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第一组选手是两个女将,身材相差悬殊,一个高大威猛,身材直逼李东,一头金色的短发,李东判断说:“这大高个应该是维多利族的女汉子。”另一个却小巧玲珑,一头黑直长发,比金发女孩足足矮了一个头。

“这怎么打?看体型就知道结果了。”李东说。庞小南却摇摇头,说:“不一定,这个矮一点的女生可不像她的外表那么柔弱。”

庞小南从长发女生的眼里看出了不同于外表的东西,“这是个内家拳的高手。”庞小南启动灵识往长发女生身上探去,“竟然达到了武道初阶的水平。”

比赛正式开始,女汉子一个猛扑朝长发女生轰出一拳,场内观众都发出了一声惊呼,似乎结局已定。谁知金发女生的拳快要碰到长发女生的刹那间,长发女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一边躲去。

金发女生没有停顿,继续出手朝长发女生攻击,但是都被长发女生一一躲过。“哇,好快的身法。”李东羡慕的说。庞小南看出来了,长发女生走的是八卦游离步,看来这是八卦门的弟子,应该也是哪个武学世家的传人。

金发女生几次出拳都未能得逞,当即大喝一声,张开臂膀朝长发女生抱去。“这是维多利族典型的抱法,他们在森林里跟动物搏斗时,往往是先扑上去把那些野兽抱住,然后再猛击野兽的头部将它们打晕,或者直接用刀子捅。”李东听老人讲过维多利族的武力训练方法。

庞小南点点头,说:“就是模仿动物的捕食技巧,扑杀扑杀,一击即中,这要是被她抱住了,那长发女生就凶多吉少了,要挣脱怕是不容易。”

金发女生双臂一合,长发女生的娇小身影笼罩在她巨大的身影下,但是,只见长发女生身子一矮,就脱离了金发女生的熊抱,然后往金发女生的身子一侧跳起,在半空中朝着金发女生的脖子狠力一个劈掌。“八卦劈掌!”

金发女生脖子一歪,显然是吃痛,一个趔趄往旁边倒去,但是很快就站稳了脚步,重新朝长发女生扑去。“这维多利族的女生挺抗打的,一掌都劈她不倒。”庞小南有些佩服场上这个身材高大却曲线优美的金发女孩,也不知以后谁那么倒霉要娶她。

“这么区区一掌想把她劈倒,那怎么可能?他们都是些和野兽搏斗的家伙,野兽的蛮力多大,有时候都扑他们不倒。这个娇小的女孩子,手上能有什么力气,那一掌,顶多是给她挠痒痒。”李东完不看好长发女孩的进攻。

庞小南却说:“照这样打下去,这维多利族的金发女生迟早会输的。”他对八卦掌有一些了解,即使金发女生再抗打,也不可能挨得住很多掌。

果然,金发女生频频扑空,而长发女生每逃脱一次进攻,就会补上一掌招呼在金发女生的身上,渐渐的,金发女生有些气喘吁吁,进攻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看的出来,这长发女生并未尽力。”庞小南看到场上的局势,长发女生游刃有余的躲闪着金发女生的进攻,并未主动出击过,想来是念在同学情分,并未痛下杀手。

尽管金发女生在大家看来,是很强的武者,在常人世界里有无可否认的实力,但是跟真正的练家子比起来,那就不在一个层面了。这长发女生虽然只有武道初阶的水平,但是打一个未入武道的普通人,那就绰绰有余了。

“真是奇怪,这维多利族的女孩明明很强,可就是打不到那个娇小的女孩子。”李东也渐渐看出了端倪,对场上的局势有了重新判断。

高大的金发女生在擂台上不断的发起对长发女生的进攻,可次次都无功而返,她开始有些焦躁,似乎已经没有了章法,脚步也开始凌乱。而反观长发女生,简直可以用动如脱兔来形容,每次都在对手快要抓到自己时,身而去,还能发起反攻。

长发女生不知不觉退到了场边,金发女生大喝一声,语气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威势,她再次向眼前这个难缠的小个子女孩扑了过去。家里的长辈教导过她,只要没倒下,就要战至最后一刻。

庞小南说:“完了,这维多利族的女生要输了。”话音刚落,金发女生已经扑到了长发女生跟前,长发女生施展八卦游离步再次避开攻击,并绕到了金发女生背后,娇喝一声,右脚直直往前蹬出,踢在了金发女生的腰间。

金发女生因为惯性本来就有些重心不稳,此刻又被长发女生雷霆一脚击中,当即感到一股大力从腰间传来,一个趔趄朝前,她竟然被踢飞,“噗通”,倒在了擂台下面。

“精彩!”李东忍不住叫了起来,“原来这就是功夫,我们以前那种的打架简直就像过家家一样,庞小南,你说这小女生是哪个门派的。”

庞小南笑了,说:“你也知道以前打架是过家家了吧,如果你到时候遇上他们这种练家子,一定要记得我说的,阴招损招部用上,比如对阵这个女孩,袭胸啊打耳光啊,统统招呼上。”

“流氓!”旁边一位女生的声音传了过来,庞小南回头一看,是张萍。“哟,班长大人啊,没想到你也在。”原来张萍本来一直坐在远处,看到庞小南和李东坐在一起,就凑了过来,正好听到庞小南大放厥词。

“欧欧欧!”观众席里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那应该是长发女生的同班同学。

“班长,再过一场就轮到你上了,怎么样,有把握吗?”庞小南赶紧转移话题。

张萍今天穿了一身大红色的紧身运动装,勾勒出美好的身材,只是那衣服包裹不住她那伟岸的胸部,让人有些眩晕。“张萍这身衣服搭配的好,要是碰到男对手,一定会让对方分神的。”庞小南阴暗的想了想。

张萍看着擂台若有所思,说:“吉克亚男,听名字是山地族的,跟那个金发女生所在的维多利族一样,他们也保留着上山狩猎的原始习俗,是一个尚武的民族。”

张萍双手插进上衣的口袋里,继续分析说:“不过,山地族虽然尚武,但基本上那都是男人的事,女人还是以做饭洗衣为传统美德,所以我的对手,吉克亚男,也许并不会很强。”

“那可不一定,”庞小南拍着李东的肩膀,说,“刚才他告诉我,维多利族的尚武精神也只是男人的事,可刚刚那个高大的姑娘不也挺强吗?”

“可能是她爸妈没生出儿子,把她当儿子养咯。”李东的分析听起来很有道理。

张萍白了李东一眼,对庞小南说:“你怎么报名了?你练过武功吗?上次你跟我说打赢了王刚强,我反正是不信,这格斗比赛可不是好玩的,一个不小心,可能会受很重的伤。”

庞小南咧嘴笑了,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说:“我是没练过武功,不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的速度可不是盖的,告诉你吧,我就是打不过别人,我能躲啊,直到把对手累死为止。”庞小南说的不是假话,以他武道中阶上游的实力,一般人要想打到他是不可能的,只要等对手耗尽了体力,他随便动动手就能取胜。

“哼,贫嘴!”张萍转过了头去,不再理庞小南。

又进行了第二场比赛,一个高个子帅气男生赢得了比赛,庞小南对李东说:“看来学校挺会安排的,一场女子比赛紧接着一场男子比赛,把男女观众都考虑到了。”

李东说:“那当然了,一连看24场比赛,如果没有一点噱头,那些观众也不会老待在这里。”李东指了指那几台摄像机,“还有那些电视台,我要是看得不过瘾,我就会转台,多影响广告收入啊。”

PS:推荐一本书《我对钱没有兴趣》。

好人不好当,便宜卖口罩的商尹,被黑心老板害死后,重生后掌握天商世界的他,本想要安安分分过日子,但总有人对他不怀好意。

“我真的不喜欢打打杀杀啊。”

“为什么你们总是盯着我不放。”

“那就养几个顶级打手吧,总要正当防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