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咪

蒙着血气的浮空岛,不急不缓的向前滑行。

岛屿前方的小山头上,几位身穿战甲的修行者昂然挺立,谈笑风生。

他们身后的山谷中,异兽的尸体残肢堆积成山,还有一些没死透,厉鬼一般在尸山血海中抽搐爬行。

随着联合舰队的面反攻,原本的攻防战已经变成了追击战,他们也被派遣出来,追杀散落在四周的异兽。

杀当然是杀了很多,但有一些异兽的尸体和残肢直接从空中打捞便是,反正都要算到军功里面去,简直就是白捡的人头。

“可惜啊,让那只飞龙给跑了,此时此刻,若是驾驭着一只飞龙四处追杀异兽,该是何等的快意!”居住的青年将领不禁遗憾道。

他身旁的人族修行者们一脸尴尬,一人咳嗽一声道:“是属下疏忽了,没想到那只飞龙竟然能冲破禁制,还趁着我们运送物资的时候,从空间壁障逃了出去。”

“罢了,终究还是和我无缘,否则何至于此。”岳不凡摇了摇头,眼中依旧流露出遗憾之色。

吼!

就在这时,远方忽然传来一声嘹亮的龙吟,所有人都楞了一下,以为是听错了。

吼!

又是一声更嘹亮的龙吟,这次他们确定不是幻觉,而是真的龙吟声。

清新气质美女肤光胜雪高清摄影图片

是飞龙!

“快,追上去!”

岳不凡不禁大喜过望,眼中闪动着异样的神采,脚下的浮空岛瞬间加速,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

没有什么比得而复失更令人沮丧的,也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令人惊喜的了。

岳不凡心里暗自发誓,这一次,一定不能让飞龙再逃走了。

随着岛屿迅速前行,飞龙的怒吼声越发清晰,还伴随着寂灭蚁发出的尖锐的叫声。

很快,一个小型的战场出现在岳不凡几人的视线中。

振翅搏击的飞龙,正被数十只异兽包围着,陷入了苦战。

战场周围的空间,散落着几十具寂灭蚁和星尘蜂的尸体和残肢,显然战斗已经持续了一小段时间。

“大人,飞龙的背上有人!”一人忽然惊讶的喊道。

岳不凡阴沉着脸色,看着飞龙背上肃立的陈克,眼中流露出一丝杀机。

飞龙经历着如此激烈的战斗,它背上的少年却始终稳若泰山,而起和飞龙的气息仿佛融为了一体。

看到这一幕,岳不凡哪里还猜不出来,飞龙背上的少年,肯定是飞龙的主人。

真武界第一龙骑士,陈克!

难怪,当初他们俘获飞龙的时候,飞龙拼了命的想要穿过空间壁障,所以才会大意之下落入他们的包围。

它如此拼命,并非是要逃入异度空间,而是得到了主人的召唤。

该死,陈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岳不凡眼中杀机越发凌厉,手腕一翻,一把银色的长弓出现在手中,霎时闪动着绚烂的光华。

“大人……”

几位修行者见岳不凡召唤出了月神弓,不禁心中骇然。

区区异兽,何至于使用月神弓?

不对,月神弓的目标不是异兽,而是人!

几人意识到了什么,赶紧闭上了嘴巴。

岳不凡从身后的背囊中,抽出一支银色的箭矢,搭在弓弦上,缓缓的开来。

他举着长弓,微微侧过脸,箭未射出,两道目光已经贴着箭杆,如利箭般穿透了陈克的胸膛。

嗡!

弓弦剧颤,银光崩裂。

银色的箭矢快如流星,箭头裹着锥形的弧光,精准的向着陈克的后心飞去。

陈克心情很愉快,虽然站在灭霸的背上并没有出手,却无时无刻不在战斗。

以灭霸暴涨的龙息和战斗力,恐怖的防御力,足以对付异兽的围攻。

灭霸唯一忌惮的就是寂灭蚁释放出的寂灭气息,还有星辰蜂释放的星尘,它们具备强大的侵蚀力,对于非异时空的生物更有着强大的杀伤力。

所以陈克的主要任务就是动用龙息和木属性的治愈气息,阻碍、驱散异兽的侵蚀气息,说白了就是奶爸。

还别说,解除了后顾之忧的飞龙灭霸,大展神威,将它的战斗力发挥到了极致。

这才短短半柱香的工夫,灭霸就已经干掉了一小半的异兽。

反正他们也不赶时间,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可以好好的磨合一下。

嗡!

毫无征兆的,陈克眉心的太极珠陡然跳动了起来。

浑身汗毛耸立,陈克豁然转身,大手一张,冰丝盾弹开的同时,龙灵八卦盾也瞬间成型,横亘在身前。

轰!

一只银色的箭矢快如流星,轰然撞击在盾牌上,炸开一片绚烂的银光。

陈克整个人倒飞了出去,胸口气血翻腾,手臂酸痛的几乎像是断了一般。

呼的一声,他的身形向前滑行,重新站立在灭霸的背上,阴冷的眼神向着前方的浮空岛看去。

不怪他大意,在异度空间中他的神识受到天然的压制,只能探查到方圆两里内的气息。

而偷袭者距离他至少在五里之外。

五里之外的一箭,速度如此之快,威力如此之大,一念至此陈克心中一凛,再度提高了警惕。

殊不知他心中凌然,岳不凡更加内心震动。

月神弓也叫望舒弓,是岳氏家族传承几千年的上古法宝之一,自身蕴含着强大无比的月华之力。

曾经不止一次,岳不凡凭借着这把神弓,射杀过强者级的异兽和星际流亡者,不少人族的强者也难以从他的神弓之下身而退。

正因如此,他才在真武界获得了“月奴”的雅称。

虽然这个称呼有点娘,岳不凡却很喜欢,能够成为月神的奴仆,这本身就是对他实力最大的认可。

如果不是急于得到飞龙,岳不凡也不至于一上来就取出月神弓,准备射杀陈克。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陈克的反应如此之快,竟然挡住了他的必杀一箭!

再看陈克,竟然丝毫没有受伤的迹象,岳不凡就更加吃惊了。

其他几个修行者也是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克。

敢情这家伙不是小白脸,还真有那么几分本事。

对了,他刚才召唤的是金色的盾牌,一定是借用了飞龙强大的龙息。

一念至此,众人再度露出轻视之色,挑衅的目光看向飞龙背上的陈克。

一人上前一步,冲着陈克高声道:“陈克,识相的话就把飞龙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