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xr

() 距离天亮还有2个多小时。

其实在这个时间段里天色已经微微有出现亮光了,只是迷雾太重所以看上去还是如黑夜一样。

仅仅睡了三个多月小时然而此刻的肖恩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眼前的山羊人,不。眼前的半兽山羊人突然在血量下降到剩余三分之二的时候突然又了变化。

血量下降这个过程在现实的战斗中应该叫做血量持续下降的过程,无论是什么攻击打中,一旦破了对方的甲或者说一旦给对方照成一次重伤,血量少于四五分之一的时候血量便会持续的下降。

就好比一剑刺入了身体,或许还不至于丧命但是随之而来的精神恐慌、蕉躁都会促使生命值的快速流逝,并且因人而异体格健壮的血量流逝速度会慢一些,但总归还是会有损失。

而眼前的山羊人在被自己的连续攻击后身上早已经是弹孔遍布,除了正常攻击掉的血量外,火焰的灼伤和自身的消耗都在不断下降生命值,而唯独此时生命被固定了。

并且在种类的显示上居然出现了恶魔的字样……

“小心!”望着乔纳森几人因为看到对方处于重伤状态想要上前了结了对方。

可已经完了,砍下去的刀怎么可能还有收回来的余地。

肖恩还没来得及出手变看到山羊人从脚底下冒出来的火焰……

绿色的,以及山羊人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来的长板斧。

吼~

莎莎欢乐美颜纯真迷人

随手这么一挥,一个黑色的东西从对面抛了过来。

照明弹这时候的光线依然还在,并且在营地这一边的篝火也没有完熄灭。肖恩低着头去看那个被跑过来的东西,一路上洒出了一整条腥臭味的液体。

头颅。

那是佣兵小队成员冯的头颅。

肖恩是见过死亡的,甚至在科加城的时候还亲手打死了其中一个‘认识自己’的人,以及在泰勒米安小镇上的时候见到这么多自己的镇民无辜就被大雪吞没,可是即便是见过生死的人也不敢说在面对生死的时候能够完无动于衷。

冯。

虽然在意见上与自己不和,但对方还是尽量克制着会吵闹的情绪,一直依附在队伍中不动声色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佣兵小队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自由的个体,但是一旦组成小队之后所有的利益就会被捆绑。

无论是为个人名声着想,还是从个人安危出发。听从小队的安排一直都是佣兵团队里纪律,其他队伍的都可以不管,战斗起来也可以在一旁观望,但是自己小队的人必须一同战斗。

这一点从对方没有跟随着卢卡尔他们起哄就看得出来,明天如果就地解散的话几人便算是正式道别分开了。

可就这么一晚上的时间而已……

现在……

冯的脑袋就掉落在众人面前。

阿尔冯斯和肖恩同时望着地上的东西。

“回来!”

面前的乔纳森可能吓傻了,他是距离冯最近的人,也是第一个看到山羊人举起板斧瞬间割开对方脑袋的人。

肖恩急忙转换着子弹的属性,冰霜。

头顶上的光环瞬间改为精准~和将敌人麻痹~,眼下可管不了是否消耗大量魔法了,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有另外的形态,并且这个形态出现之后血量居然会回升了。

10000~10100~10500

正在一点点的恢复之前的状态,而山羊人被自己火焰弹灼伤的伤口也逐渐被它绿色的火焰覆盖。

恶魔!

这世界上还真的有这样的生物存在。

“快回来!”

再次连发几枪冻住了山羊人挥砍的动作,刚刚举起来的板斧正要出手,一团冰霜瞬间冻住了对方的胳膊,并且会短暂的停顿一下。

时间不长大概不到一秒钟的样子吧。

与此同时山羊人依旧在嚎叫……

那叫声已经不是普通的动物声音了,而是另外一种完无法分类的叫唤声。

而趁着对方停顿的机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乔纳森立马回头跑了回来……这种时候营地里的其他佣兵们也不能继续看着了,纷纷加入了战斗。

冯的头颅被砍下,就意味着眼前的怪物已经是准备死斗了,如果不出手很可能下一个被削掉头颅的就是自己。

“其他人掩护我,我们几个跟我一起佯攻。”

说话的是一直未出手的卢卡尔,做为佣兵团队中最强的人他必须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路过肖恩的时候还不忘说了一句:你们也来帮忙。

肖恩暗笑了一声,现在才想起来战斗。

晚了。

“肖恩大师……冯,冯他。”

“我知道,这不管你们。”肖

恩安慰着队伍里的情绪。

此刻佣兵团队二十几人几乎都参与到剿灭恶魔山羊人的战斗中,沉重的板斧在面对秩序者9级的人面前没办法照成像斩杀冯那样的伤害。

“不行,我们要为冯报仇,干掉那个怪物。”乔纳森做为队长再次站了起来。

“走!”

“……”

众人突然不解的看着肖恩。

“我说走,里来这里……不要回头,他们死定了。”肖恩瞪着眼睛也不等乔纳森几人反应过来,直接拉着阿尔冯斯和拉丝特就往后放跑。

只剩下乔纳森和罗伦斯两人站在原地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本能的跟着过去。

“卢卡尔大人,那几个人跑了,那几个狗娘养的!”还在战斗中的佣兵很容易就发现往相反方向跑的肖恩几人。

而卢卡尔一剑砍下恶魔山羊人的手臂,这时候也回过头去看……

“这几个废物,我们帮他们战斗居然给跑了!”反手在给山羊人一击重击,想着都到战斗过后再去收拾他们。

而且剑身正好挥砍下去的时候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拦住了……

嗯?

看着迷雾中山羊人的背后突然出现了另外一直手。

奇怪,它的手明明已经被自己砍下了吧!

……………………

肖恩带着两人在跑,但无论是拉丝特还是阿尔冯斯都在试图让自己停下来。

“肖恩阁下,您这是干什么?我们难道要跑?”

没法解释。

因为在自己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极具危险的提示。

这次不是任何‘被盯住’或者‘被关注’这样的提示,而是直接显示了[危险逼近……]这种字眼。

肖恩完是按照提示做出的第一反应……

记得从提示的状态出现以来,最开始那会儿自己总会忍不住去看看提示的到底是什么?那些盯住自己的人到底是谁,不过到后来不断出现之后自己已经学会了在提示出现的第一时间是按照它的内容作出反应而不是等待目标出现再反应,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时间还没有没有天亮,然而在刚刚进入东南部之后众人就已经受到了山羊人的袭击。

这让肖恩不得不去想为什么!

先前那个或者回来的士兵迷迷糊糊的就说了一堆听不懂的话。

群星,山羊人。等等。

而现在山羊人已经出现了……

肖恩猛然的望着头顶的迷雾。

“雾气是不是开始淡掉了?”他的回答让身边的几人更加不解。

而就在这时候大地传来震颤,一声更加嘹亮的嘶吼自后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