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是个什么软件

傅暖:“……”

这一点听上去,有点变态。

赫铭程都被男人的气场所压制,而且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更不可能是容与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气势与勇气荡然无存。

他不死心地看着傅暖,诚恳问道:“傅老师……是真的吗?”

女人轻轻点了点头。

这一刻,赫铭感觉到心底有什么轰然崩塌。

果然……天使什么的,永远不会属于他!

“赫铭……”

傅暖想,刚刚容教授的言辞,虽然听着很文明,可却也十分伤人。

“接下来我的话,希望你能听进去。我跟我丈夫的感情很好,跟他在一起也很快乐,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他。如果我之前的话,让你有什么误解,请你原谅。”

赫铭就像是失了神般,垂头丧气地瘫坐在椅子上。

他的爱恋,结束了……

呆呆秀美温婉姿态极其纯真

“赫铭,你很有想法,很有才华。以你的见地和想法,大胆地去和别人沟通交流,你会交到很多真心的朋友,也会遇到崇敬你、仰慕你的人。只要你敞开心扉去接纳别人,也可以从他们身上感受到温暖。”

赫铭垂下头小声嘀咕道:“不会……不会有的。他们都觉得我是怪人……没人会主动跟我说话。”

“所以你要先迈出那一步,主动敞开心扉,试一试,就先从友好地跟别人打招呼开始,可以吗?”

他很久都没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真的还会遇到老师这样的人吗?”

“当然会。”

傅暖冲他微微一笑。

当初就是这样的笑容,让赫铭布满阴霾的心感受到了温暖和阳光。

他不禁看得呆住了。

容与瞧着身旁的小女人笑得那么温柔,还有对面那小子呆滞的目光,好看的眉目拧起。

她不知道这样的笑很招烂桃花吗?

容与轻咳一声,沉着嗓音,语气不善:“该说的都说了,走。”

“等一下!”

赫铭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酝酿了好一会儿,脸憋得通红,对着两人深深鞠了一躬。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语罢,飞快地跑走了,像是身后有洪水猛兽一般。

看着他的背影,傅暖微微叹气。

“不知道他能不能想通。”

容与没有说话。

她又自顾自地说起来:“其实他真的是个挺有才华的男孩,就是欠缺人际交往的能力。所以我才会鼓励他主动去结交朋友……”

“看来傅老师还挺会开导人。”

傅暖还真以为这厮是在夸她,颇有几分自得。

“那是当然,当初那些心理学的书,可不是白看的!”

“哦?你是指,开导对方从写情书变成送礼物?”

女人:……

囧!

这个梗,怕是过不去了!

“那……那是个意外!谁知道他会理解错我的意思嘛……”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事算是圆满解决了,虽然最后还是得由容教授亲自出马。

总觉得老公话里有话,听起来怪危险的。

还是先恭维两句吧!

“老公,事情能这么顺利解决,多亏有你。不然我一个人肯定搞不定的……你真厉害!”

容与眉峰微挑,虽然明知这是她的‘违心之话’,却也不拆穿。

“就嘴上说说?”

“那……那不然呢。”

男人扣住她的腰身,贴在她耳边轻咬:“你说呢?”

傅暖一阵颤栗,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那天给他过生日的情景……

难道他还想来个摩天轮震???

一抹可疑的红晕爬上脸颊,她伸手推开他,低声嗫嚅道:“这是公共场合,你注意影响。”

“答应吗?”

傅暖一头雾水,“答应什么?”

“我想要的。”

“你……你不正经!”

双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她脑海里浮现出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摩天轮就已经够那什么了,他还想干嘛?

“看来容太太想到了不正经的事。”

容与眸中满是戏谑之色,笑道:“陪我吃午餐,你以为是什么?”

呃……

女人面露窘色,好吧……她想多了,自觉去面壁。

谁让他说那些话的时候,表情和语气都那么引人遐想。

……

夜里。

傅暖从浴室出来,湿漉漉的头发披散下来,就要爬上床。

容与从书上撤开视线,抬眸看向她。

“吹了头发再睡。”

“不用了。”

傅暖嫌吹头发麻烦,她的发量不算多,头发也不长,很快就会自己干透。

容与凝眸看着她,大有一种她不吹头发,就不让她上床的架势。

“唔,吹头发手累……”

女人跪坐在床上,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眼珠子转了转,狡黠一笑:“要不……你帮我吹吧?”

说着,女人很自觉地将头枕在男人腿上。

容与重瞳眯了眯,看她一副等待享受服务的模样。

片刻后,男人手指轻轻穿插在她的发丝中,暖风拂过,他动作轻柔。

傅暖舒服地都快要睡着了,大概吹了十分钟才结束。

她刚要起身躺回去,男人高大的身躯就压了下来。

“为你服务完了,就没有点奖励?”

“呃……你想要什么?”

“你知道的。”

傅暖灵机一动,“这样吧,我明天给你做早餐!”

“比起早餐,我更想吃你。”

“……”

是谁说男人三十岁以后对那方面的需求就不那么强了?

这话放在她家老公身上根本不成立!

就在她以为今晚又要被容与吃干抹净之际,敲门声突然响起——

男人脸色一沉。

傅暖则是如蒙大赦,“谁啊?”

“嫂子,是我!”

听到容音的声音,容与的眸子沉得更深了。

他就不该答应留这丫头住下来!

“我去开门!”

傅暖赶紧从床上蹦下床,心里不禁对容音这个小天使多了几分感激,来得太是时候了!

门外,容音穿着睡衣,模样娇态。

“嫂子,今晚能不能跟我一起睡?我想跟你说说心里话。”

“当然可以了!”

女人连声答应,感觉到身后某人的目光越来越冷……

“老公,那我今晚就去陪妹妹了!你自己乖乖的!”

说完,不等男人有所回应,她拉着容音一溜烟儿跑没影了。

房内独留容与一人。

嗯,姑嫂情深,他就要独守空房了是吗?

明天他就把那丫头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