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福利app破解版

毛哥利果然不负众望,他向前一步开口道:“荧光树,并不是一种自然形成的树木,而是由巫师培育而成。一般有两种培育方法。其一,是将一些拥有魔核的树木,比如蛇树、章鱼树等,进行变异处理。在它们原有魔核的基础上,再移植光元素魔核。只不过这种方法成活率较低,毕竟关于魔兽的变异,我们研究了这么些年,也没有得出定论。”

同学们听后纷纷点头,毛哥利说的不错,魔兽的魔核以及其变异相当复杂,有一些魔兽天生就有多种本命魔法,比如羽蛇,它们的一块魔核就同时含有七种元素,异常珍贵。还有一些魔兽在误食了其他魔兽的魔核时,可能会产生变异,这样一块魔核也可能会有多种属性。

不过这其中涉及的原理,巫师们还尚没有研究透,也正因如此,就和毛哥利说的一样,这种方法培育的荧光树并不可控,数量稀少,只有少数王宫贵胄才买得起。

“那第二种培育方法呢?”阿比桑开口问道。

“第二种方法,就相对比较简单。”毛哥利继续说道,“用融合魔法的方式,将萤火虫和一些树木进行融合,从而产生另一种全新的生物。缺点是对施法者的要求极高,融合魔法,可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

融合魔法也同样是研究领域的一大热门,从归类上可以将其纳入变形术的范畴,不过在授课阶段,扎布尔的课程并未对此涉及。若想要学,需要在研究阶段选择合适的导师。

因为每一次的融合,都意味着可能诞生一个全新的生命体,所以这种魔法受到了元老院的严密监控,每一次实验都必须得到批准才能进行,否则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据说,地狱三头犬,就是融合魔法创造的一种生物。

“毛哥利同学回答的很好!”婆弗兰兹教授夸奖道,“但是,并不是特别准确。”

同学们都有些意外,没想到竟然还有连他也答不准的?!

“你们面前的这两株树木,并不是通常意义的荧光树。”婆弗兰兹教授说道,“更准确的讲,我们应该称之为夜光树,它们是在完全自然的环境中被发现的。”

毛哥利皱紧了眉头:“对不起,教授,您是否能说一下,它们来自哪儿?”

清新的四川丽人

“是在潘多拉星球找到的,”婆弗兰兹教授答道,“这种树木的存量在原产地也非常稀少。自从前两年几个剑士公会的冒险者在潘多拉星球发现了这种树木之后,他们便将种子带回了主星,之后又由元老院神奇生物保护处接手,繁育多年,才能让你们见到样品。”

“这些夜光树虽然并不是主星上的生命,不过,却依然是自然生长的。”婆弗兰兹教授说道,“其实,主星上也曾经生长有一种叫做萤草的生物,只是在大约第四纪冰川的时候便灭绝了。”

“这种从潘多拉星球引进来的夜光树,经过我们的实验性种植,证明其完全可以在主星上存活,所以,我希望你们能了解这种植物的习性,或许几百年后,城市道路边的林荫树,都会被替换成这种树木。”

德文撇了撇嘴,他对此不报太大希望,即便是能培育成功,以元老院的办事效率,几百年就想替换完?做梦吧!

……

晚上,在上完了一天所有的课程之后,德文便又返回了驻守在翡翠城的军营,径直地找到了舒瓦勒。

小爱德华已经进了被攻下的翡翠城中,和扎理一世陛下商量军务,以及对美第奇家的处理意见,德文没见着他。

德文和半人马寒暄过后,开口问道:“我让你替我看管皮查雅,小爱德华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舒瓦勒摇了摇头,“不过德文,我觉得这种事情,你们俩以后最好还是能私下里达成一致,你们又不是当真生气……不然军中传一些流言,会对少帅的声望造成打击……这样只会白白便宜了敌人。”

德文叹了口气点点头:“唉,是是,你说得对……我当时脑子被几件事情堆满,昏昏沉沉的,也没多考虑……这样,皮查雅我带回岛上去,你们以后还是要好好地听小爱德华的军令。”

海默尔在旁边听后笑了笑:“怎么,后悔了?”

“后悔谈不上,也没多大的事……”德文轻笑着摇头,“只是我这个二哥,赶鸭子上架,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公子哥变成现在这样儿,也挺不容易的,你们多帮着他点吧。”

舒瓦勒深明大义,再加上他在亚得里亚岛住了这么些年,自然是忠心耿耿,这些不用德文多做交代,他皱着眉头问道:“眼下亚得里亚岛,只有耶芙一个人留守,把皮查雅留在岛上,安全么?”

德文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有安排,不会有事的!”

……

德文带着皮查雅回到了亚得里亚岛,眼下岛上的亲人也不多,只有老夫人、大伯母还有玛蒂娜三个人在,至于艾尔通和莫顿,则被小爱德华封到了波尼亚城,算是捞着了一个不错的归宿。

这也是因为这两年他们发展太过迅速,但内部却没有培养起能够信得过的人才。露娜在塔普夫死后,便跟着菠姬和小哥兰一家,又回了罗刹帝国,保护他们的安全。耶芙带着当初波尼亚城的降将弗迪柯管理着亚得里亚岛,约瑟夫驻守米拉诺城,马格拉港则交给了鲍里斯和维克托两位黄金阶骑士。半人马、威尔将军师徒,娜迪都跟着小爱德华在前线拼命。波尼亚城那边实在是分不出人来,否则,小爱德华肯定不会便宜那两个混账玩意。

当然,不管他们私底下有什么矛盾,总归是一家人,至少在帕里帕奇奥这棵大树下,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德文想着把皮查雅带回家里来也好,还能分担一下耶芙的压力。

他把荻安娜的计划吞吞吐吐地说给了皮查雅。

说话的人不好意思,听的人也很害羞。

待德文说完之后,皮查雅才尴尬地开口:“少爷,想怎么样?”

“哎呀不是我想怎么样……”德文揉了揉额头,“你家少爷我只想保命,为了保命就得需要你忠诚,为了你的忠诚就得想办法替你救你的女儿……虽然荻安娜的这个计划听起来比较荒诞,但是我觉得也有一定的道理。”

“那我一切都听少爷的,”皮查雅下定决心点了点头,“为了吉拉达。”

“那好,那你最近就尽快物色一个合适的对象。”德文说道,“能够水到渠成最好,要是不行的话,我就给你配点迷情剂什么的,元老院知道了也就罚我点钱……至于孩子么,你自己能生一个当然最保险,要知道奥格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但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就给那瓦去一封信,让他帮忙在东南大陆找找,应该也不难……”

皮查雅刚要说话,德文仿佛又想起来什么,急忙补充:“不过咱丑话先说在前头,你可千万别说选我!荻安娜要是知道了,非得活剥了我……”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