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app破解版排行

“是这样的,阿荣。”

谢铭轻声说道:“在刚才,我们的一名同伴,被一群名为深潜者的鱼人给带走了。据我的推测,这群深潜者应该使用了邪神的力量,将它们的老巢给隐藏了起来。”

“所以我想请你感受一下,这附近有没有能够引起你体内能量反应,或者共鸣的地方。”

“唔~深潜者啊,记得爹爹和我说过,是邪神大人的仆从来着对吧。”

应为无意识的挥动着毛笔,在脚下的浮空板上写写画画:“这样的话,我就作一副画吧!铭小哥你能不能再创造一个这样的地板,最好能够竖起来。”

说着,应为穿着草鞋的脚踩了踩脚下的浮空板。

“很简单的事情。”谢铭笑了笑,身体中的能量开始转化为魔力。

一个浮空板所需要耗费的能量,甚至连1点都不到。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应为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块竖着的浮空板。

“哒哒嗯嗯,这样就可以了。”

敲了敲浮空板,应为的脸上出现了兴奋的笑容,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小章鱼:“爹爹,我们‘葛饰北斋’在异世界的第一幅画,要开张了~”

“噗~~”

小章鱼螺旋起飞,八只触手上都已经抓住了小毛笔。

可爱冰雪美人北海道拍写真集

而谢铭,则是退开了一些距离,给出了父女俩足够的发挥空间。

“嘶~呼~”

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出。名为葛饰应为的少女此时已经消失不见,此时出现在谢铭眼前的,是‘葛饰北斋’。

父女二人,才能被称为北斋。

这是谢铭之前就知道的事情,但是知道并不代表了解。只有亲眼看到,才能得知,此时的应为有了多么大的变化。

专注而又坚定的眼神,稳固而又灵敏的脚步,挥洒自如的巨大毛笔。

应为,负责画的主要部分。而旁边的小章鱼北斋,则是负责为画来进行精修,也就是所谓的‘画龙点睛’。

二人的配合,娴熟,默契,充满了美感。让人感觉少女并不是在作画,而是在起舞。

就如同最顶级的日本花魁一般,自身散发出的那种优雅的气质会把人的目光深深吸引住,根本无法移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战场。

而对于担负‘葛饰北斋’这么一个称呼的应为而言,她的战场无疑就是在画板之前。每一次作画,每一幅作品,她都会认真,仔细地对待。

“结束!”

猛得往身边一杵手中的巨大毛笔,应为看着眼前的画,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着谢铭介绍道。

“铭小哥,随笔画:‘锦鱼寻门’,请欣赏。”

深色的巨浪给人带来了一丝压抑之感,但是巨浪中的一条斑斓锦鲤,如同给人在黑暗中带来的一丝希望。而锦鲤的双眼所注视的地方,有着用简单的色彩描绘出的一个轮廓。

“这幅画,是在说我现在的情况吗?”

谢铭看了一眼,将目光转向了应为,轻笑着问道。

“哦~不愧是铭小哥,眼光不错啊。”

能够被人看出自己画作的内容,应为开心的笑了起来。

占据画作大部分的巨浪,虽然看上去压抑又汹涌。但是,却完影响不到在浪中遨游的那只锦鲤。巨浪的压抑,反而衬托了锦鲤的游刃有余。

而锦鲤面前的那简单轮廓,可以隐约的看出一座岛的形状。

所以这幅画,才用了‘寻门’来命名。

从这简单的创作中,谢铭就能体会,北斋那以‘森罗万象’为名的杰出眼力。仅仅是接触的短短几分钟中,她就看出了谢铭现在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

“很棒的画作。”

谢铭轻轻拍起手:“那么,这副画能带着我们找到深潜者隐藏的老巢吗?”

“当然不能了,画作就是画作,怎么可能有那种功能啊,铭小哥。”

应为理直气壮地说道。

““

明明是飞在空中,谢铭却有了种自己被人绊了一脚的感觉。嘴角抽搐了几下,他的眼神开始有些不善:“阿荣,那么你作这幅画的目的是?”

“嘛嘛~~冷静一点,铭小哥。”

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被敲的应为,求生欲极强的说道:“这幅画虽然不能帮我们找到敌人的老巢,但是它可以让那些深潜者们隐藏岛屿的力量消失。”

“爹爹,拜托了。”

“噗噗噗噗~”

小章鱼旋转了几圈,举起了自己的几根触手。

紧接着,一股足以令普通人疯狂的力量从‘锦鱼寻门’这副画上慢慢散播,以一种极其诡异的频率扩散。

而画作之上,那个用简单色彩描绘出的岛屿轮廓,也开始闪烁起来。

葛饰北斋对于邪神克苏鲁权能的应用方式,就是作画。

通过作出不同的画,从而有不同的效果。而这副画上的效果,就只有一个。

吸取。

禁灭之魔眼开启,在元素视觉中,无数淡蓝色的能量从一个方向上不断飘浮过来,被画作中的那个轮廓给吸了进去。

随着被吸进去的能量越多,岛屿的轮廓和细节也越发明显。

相信等到岛屿完显现出来的时候,深潜者们隐藏的老巢也会完暴露出来吧。但是对于谢铭而言,根本不需要那么久。

只需要跟着被吸取的能量,逆向追踪就好。

“干得漂亮,抓好浮空板,我们准备移动了。”

手指微动,两根魔力绳索连接上了应为所站着的浮空板和画作,谢铭开始移动。

果然,他的推测并没有错。

仅仅飞行了不到半分钟,一座若隐若现的岛屿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以禁灭魔眼的超绝视力,他自然能看到岛屿上的景象。

一整个岛屿,部都是深潜者。

岛屿的码头上,谢铭刚刚乘坐着深潜号商船,正在那里停滞着。只不过商船上的船员们,正在到处翻箱倒柜,寻找着什么。

而一名高大的深潜者,此时正站在甲板上,看着慢慢消失的防护罩。哪怕是顶着一颗鱼脑袋,谢铭都能看出它脸色的难看。

——————

“还没有找到那个人类吗!?”

印斯茅斯怒声问道:“区区一个孱弱的人类女性,怎么找了那么久时间!”

“祭司大人,那个女人的确是找不到啊!”

一名深潜者苦恼的说道:“就连她身上的气味,都完的消失。”

“可恶!”

看了眼正在慢慢消失的防护罩,印斯茅斯握紧了拳头。它知道,保护了岛屿百年之久的防护罩消失,绝对和那个精钢级冒险者脱不了关系。

若是没有必要,它是真的不想把那种敌人带到岛屿上。不过现在,可由不得它了。

“你们继续寻找祭品!我,去通知和大衮大人和海德拉大人!”

“强敌,要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