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红心视频差不多的软件

凉风到底还是回家了。

不过也受了一些罪。

至于怎么回去的……

其实关笙小姐可以飞,平时都是关笙小姐拎着旅行包,但是这次,却是关笙小姐拎着凉风,凉风拎着旅行包,然后小心地避过了摄像头,趁着月色悄悄地返回了凉风家,从窗口翻回了房间。

好在关笙小姐提升之后力量足够大。

凉风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拎着飞的感觉,至于感觉……自然不怎么样。

一点都不想回味。

至于绷带骸骨鬼以及青皮鬼和红皮鬼,凉风让它们躲在了废弃楼中,等以后再带它们去家园。

清早,凉风揉着头,有些迷糊地起了床。

昨晚没睡几个小时,头还有些发晕,凉风也没有心思起床出去晨练了。

简单的吃过早饭之后,凉梓琪套上外套就出门了,清晨还是有些凉的。

“我出门了。”

女神级清纯美女白嫩捏出水

今天玛莉娅邀请了凉梓琪去她家玩,所以凉梓琪一大早就出门了,也显得很兴奋。

凉父还是去和朋友钓鱼,而凉母也起早就去编辑部了,听说昨天晚上编辑部好像进贼了。

这让凉风有些奇怪,昨天晚上自己去的时候可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难道是在自己之后进去的?

这让凉风有些在意。

是偶然,还是那个贼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毕竟编辑部里可是有着一份特殊的漫画原稿呢。

凉风旁敲侧击的问了几句,得知有加班的编辑发现了编辑部里亮起了光,然后直接报警了,警察去的也很快。

并没有抓住可疑的人,而经过主编的检查,主编的办公室中暂时也没有丢失什么东西。

凉母之所以想要急匆匆地去编辑部,就是准备去检查一下自己的东西有没有丢失。

死亡的漫画家,沾染鬼气的漫画原稿,老城区古桥巷的神秘地址,深夜潜入编辑部的身影……

凉风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在全家人都外出之后,家里又只剩下凉风一个人了。

系统歇业的二十四小时内,凉风不准备出门,正好也忙了两天了,今天好好歇一天。

其实今天晚上应该是去参加鬼市做一个快乐的倒爷,然而,现在看来,鬼市可能开不起来了。

“嗯,今天就宅在家一天!”凉风躺回了床上,准备补个觉,睡到自然醒。

这个时候凉风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尤安然的消息。

尤安然:“凉风,今天要出来逛街吗?”

凉风:“你很闲吗?”

尤安然:“不是的,我觉得我的钉头钉要晋升了,我想让你帮我看看,我有点担心……当然,我没有别的意思,嗯,就是这样。(*?▽?*)”

凉风:“没事,不要慌,反正我也没见过遗具晋升,慌也没用,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明天再说。”

尤安然:“为什么是明天?”

凉风:“因为今天不想出门,对了,我给你发个地址,反正你也没事,你去那里看看,那里有两个你的新同伴。”

尤安然:“新同伴?男的女的?”

凉风:“两只鬼,你可以晚点去,那两只鬼的身上也被我留下了印记,你去和它们认识一下。”

尤安然:“我不是唯一了吗?”

消息撤回。

尤安然:“好的。”

凉风:???

凉风看到了尤安然的消息,觉得尤安然可能是有意见了,但是……这件事有什么问题吗?

凉风想了想,然后回了一个消息。

“庭院的游戏有危险,最开始我也没想到会将你卷进来,但是如果有其他被留下印记的目标的话,下次可能就抽不到你了,我只有这样做才能保证你的安全。”

最主要的是就算是抽到了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吧,至少红皮鬼还能开嘲讽拉怪呢!

等了三十秒,见尤安然没有回信,凉风放在下了手机。

睡觉。

关笙小姐拿出了凉风不要的衣服,找到针线和剪刀,做起了手工,同时还在小石头人的身上比划着,好像是要给小石头人做东西。

人皮纸已经变化着自己的图案,纸扎人之面挂在墙上,毫无生气,赵小小藏在旅行包中,很老实。

窗台上的小花盆中,两簇新芽撑破了土壤。

另一边,坐在床上的尤安然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脸色猛地一红,手机一扔,脑袋扎在了柔软的枕头上,蹭来蹭去,好像要擦掉自己的羞涩。

过了一会儿,尤安然才抬起头。

“他还是很关心我的嘛……”

突然,尤安然感觉好像有人在看自己,一个扭头,看到了正保持着开门姿势的尤安轩。

“干什么?”尤安然问道。

“姐,你皮痒了?”尤安轩问道。

“你说什么呢?”尤安然瞪起了眼睛。

“我是说你的皮肤,你皮肤不痒你蹭什么枕头?你要是真的皮肤痒了不要大意,我在电视上看过,可能是皮炎,我等会去给你买皮炎宁,你试试。”尤安轩觉得父母不在家的时候,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他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姐姐。

“滚!”一个枕头飞了过来。

尤安轩急忙合上了房间门,挡住了枕头。

“外卖到了,我是来叫你吃饭的。”尤安轩的声音隔着房门传来。

父母不在家,除了去亲戚家蹭饭之外,两人的三餐就只能叫外卖了,现在吃早饭还不晚。

“家里的女人不会做饭,吃外卖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尤安轩的声音逐渐消失在门外。

尤安然:井!

……

凉风一觉睡到下午,起床做了一些舒展运动,清醒了一下大脑,然后开始学习。

难得的一天悠闲时光。

而到了晚上,凉父凉母和凉梓琪也陆续回家。

不过凉梓琪回来的时候还带着特产。

一把大剑模型和一把斧头模型。

“这是玛莉娅送给我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游戏中的,但是看起来很帅的样子,这把大剑是玛莉娅让我给哥哥的。”

“给我的?”

凉风有些意外地接过了大剑。

“没错,因为玛莉娅觉得哥哥也是朋友,她为了答谢哥哥请吃的美食,所以用这把大剑作为回礼。”

凉风看着手中的大剑,觉得有些眼熟。

一把大剑,握把处有着骷髅,好像和亡灵有关……

而凉梓琪手中的斧头看起来则像是信号灯……

凉父看着自己的一大一小玩闹的样子,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家庭和谐,儿女双全,夫复何求。

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两人玩着手中的剑和斧头的时候,感觉脖子莫名的有点凉。

“对了,玛莉娅说你拿把剑叫霜之哀伤,我的斧头叫信号斧。”凉梓琪突然想起来道。

“……”

……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