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

一秒记住【69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两千八百三十九章 大智若愚

厉思瑾望着天空,直至在她的感知中,邢家二祖的气息完全消失。

她没有选择追击。

她的整体实力,并不比邢家二祖强多少,没有留下对方的能力。

厉思瑾转身,看向了林氏族地方向,道:“此间之事,非苏醒之错,没道理邢家要杀他,还不让他还击了。”

清水林氏的族地中,一位年龄很大的族老,朝着厉思瑾拱手道:“厉长老,我们没有埋怨苏醒的意思,既然清水林氏选择与苏醒交好,便有了些准备。”

“那就好!”厉思瑾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新枫城!

这是一座拥有着久远历史的古城,距离清水林氏,并不算特别遥远,只隔了几州之地。

而新枫城的主人,正是邱家。

纯净姑娘浪漫海边任风吹扬

新枫城中的大半居民,都是邱家成员,便是其他的神修,也与邱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诸如外戚之类。

此时的新枫城,也已经开启了护城大阵。

邱家几名位高权重的族老,站在巍峨的城墙上,眺望着外面,在他们身后,则是无数的邱家成员。

新枫城是邱家的根基所在,一旦城倒了,邱家基本也就完了。

事关生死存亡,新枫城上下,可谓众志成城,大大小小的街道上,站着无数人,尽皆严阵以待,与新枫城共存亡。

某一刻,在那天空中,一股磅礴威压轰击而至。

“轰隆隆!”

新枫城的护城大阵,剧烈颤抖了起来,给人一种随时会破碎的迹象。

城头上邱家的族老,城中无数的神修,尽皆感到心惊肉跳,那原本无畏无惧的心境,也是迅速被击溃。

神王之威太过恐怖,让人绝望。

很快,就有一尊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新枫城外面的天空中,周身散发着强大的神力波动,如同天地间的主宰。

“祁元庆!”

城头上邱家族老们,纷纷目光一凝。

他们和祁元庆生在同一个时代,可无论是从前,还是如今,他们都不是祁元庆的对手,对方身上的光芒太过耀眼。

尤其是,在成为了神王之后,祁元庆更是受到万人膜拜,荣耀无比。

“一群手下败将,当年饶了尔等一命,想不到你们都老成这样了,还敢跳出来闹事,那今日便灭了你们邱家。”祁元庆道。

他根本没把邱家的族老们放在眼里。

而他今日前来的目的,也是非常明确简单,就是要屠了新枫城。

距离十天期限,马上就要到了,苏醒却没有现身,他们怎能一点行动都没有?灭了邱家,便是杀鸡儆猴,逼迫苏醒出现。

“哗哗!”

在祁元庆的身后,天空风起云涌,景色变幻不定。

滔滔神力,自他体内迅速蜂拥而出,一股比此前还要强盛的威压降临。

整座新枫城无数神修,都是感受到了一股窒息般的压迫感,许多人忍不住脸色苍白,心生绝望,觉得难逃此劫。

而在这时,在新枫城外的一条官道上,却有一名樵夫模样的人,提着一柄砍柴刀,缓缓走来,他神色平淡,透着一股憨厚感。

他抬头扫了一眼天空,而后挥动手里的砍柴刀,斩了出去。

刹那间,便有一道刀光飞出,看上去平淡无奇,可正在天空中施法的祁元庆,却是感受到一股危险气息迅速靠近着自己。

他不由脸色一变,毫不犹豫的双手下压,滚滚神力俯冲而下。

“轰隆隆!”

在那巨大的轰鸣声中,刀光和磅礴神力同时消散。

而新枫城外的广袤山林,也于顷刻间荡然无存,被抹成了平地。

忽然,又有第二道刀光席卷而上,其声势和威力,完全超越了第一刀之威,给人一种神挡杀神,所向无敌之感。

祁元庆身为神王,反应速度极快,已经是调动神力,施展出了一部威力强大的神术,只见无数图腾飞舞,携带着强大的力量,冲向了那道刀光。

“轰隆!”

震天般的轰鸣声再度响起。

即便是受到了护城大阵的保护,新枫城内无数人,也是感觉如坠冰窖,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就好像一只只蚂蚁,在观看神仙打架。

前一道轰响声还没有彻底消散,第三道刀光,已经飞了出去。

这般层出不穷,绵连密集的攻势,即便是祁元庆,也是感觉吃不消,虽然在危机关头,调动了大量神力,施展神术。

可是,依旧是被那第三刀,斩碎磨灭。

而后刀光势如破竹,重重轰击在祁元庆的护体神光上面。

神王的护体神光非常强大,就算站在那里不动,开启护体神光,伪王也是很难伤到他们,但此刻,祁元庆的护体神光,却是一重重碎裂。

而他的身体,也是被震飞了出去不知多少里路。

“砍柴人,这笔账,我迟早会讨回来的。”祁元庆的声音,在天边响起,他显然是被伤到了,不敢逗留,趁着被震飞的时机,远遁逃离。

老马拎着砍柴刀,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抬头扫了一边天边,没有选择追击,而是偏头看向了,新枫城中,惊疑不定的邱家众人。

“苏公子是个好人。”老马笑道。

“我们明白。”城头上的几名邱家族老,脸上满是感慨之色,他们久闻砍柴人之名,今日是第一次见到。

以前,觉得砍柴人不过如此,直到这一刻,才是了解到老马的不凡,后者没什么心机,好像只是知道一些最简单的道理。

可也正是如此,才能心境纯净,寄情于刀。

所谓大智若愚,不过如此。

“谢谢理解。”老马依旧是带着几分憨态的笑着,利用衣角擦拭了一下砍柴刀,然后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大概那柄砍柴刀,便是他生平最为珍贵之物。

而有资格摸到砍柴刀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其中,便有苏醒。

老马不愿意,也不想去绞尽脑汁想什么大道理,他看人全凭感觉,觉得对方人很不错,便会乐意说上几句,或者深交。

这种人似乎容易被人耍弄,不过老马的运气,似乎还不错。

到目前为止,所遇之人,都是他眼里的好人。